(何强)“宝宝,你们要多多支持妈妈,和妈妈一起加油好不好!”蔡平一手抵着腰一手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这是蔡平的第十个春运,碰巧的是她怀上了二胎,还是双胞胎,频繁的妊娠反应,让这个久经春运的“老兵”有点吃不消,时不时的要停下来给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们打气。

蔡平,利川火车站的售票值班员。2011年春运前从武昌站申请调回了恩施家乡的利川站,而后在利川成家立业,2012年结婚,2013年迎来第一个小孩,小名乐乐。丈夫文平,和蔡平是大学同学,同为铁路职工,刚开始一直在利川站从事调车工种,后响应车务段号召,到技术作业站学习运转行车业务,几经辗转于2019年年前调到巴东车站任应急值守员。

夫妻俩相隔近200公里,也只有丈夫文平下班回家才得以团聚。平常,蔡平一边上班,一边照顾已经进入学堂的乐乐,虽然忙了一点,倒也应付的过来。

突如其来的二胎,让一家人又喜有忧。对于蔡平来说更是措手不及,因为马上就是2019年春运了,像售票值班员这样小众职名全利川站就只有她一个,平时都是和工作性质差不多的进款员徐美华互相换休。

进入春运之后,各客运站都面临着人手紧缺问题,也无法从外借调;若是临时提拔,时间来不及不说,业务和经验恐怕难以应付相对复杂的春运。考虑到自己请假之后,车站春运人手转不开,蔡平便放弃了休假的念头。

复核客调命令及临客开行信息、核对票库数据、车票预售统计、十八点报表、自助售取票机维护……售票值班员的工作很多也很杂。特别是遇到雨雪天气列车晚点或突发性大客流,为了避免窗口大排长龙,蔡平会亲自坐到窗口“督战”或者“实操”。

春运期间购取车票的人很多,自助售取票机内的票卷使用很快,故障率也比平时高出许多,一个班下来蔡平要前前后后跑上十多个来回,不知道是不是走的路多了,还是怀孕的缘故,每晚下班回到家,脚都是浮肿的。

2019年春运进入节后,客流量上升明显,购票的人也多了起来,找零成为了售票窗口面临的一个难题,特别是5毛和1元的小额零钱,几乎隔两天就要去公交公司或银行兑换。碰到同事徐美华休息的时候,进款和换零钱的重担就落在了蔡平的头上,一般去一趟,怎么都要换上十多斤的零钱才回来。最多的一次,蔡平足足换了近30斤的硬币,一个人拧了差不多一公里路才打到车。

最让蔡平觉得难受的是每次给售票员结账时数钱和打印报表,浓郁的油墨气味和吱吱的噪音,很容易引起妊娠反应。身边的同事都心疼蔡平,时不时的会帮她一把。要强的蔡平觉得这样不好,很多时候都会尽量忍着。得空的时候,她也会去帮其他同事的们。

相较妊娠反应,更让蔡平难受的是对大儿子乐乐的愧疚。不知道乐乐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,自从知道自己要做哥哥了,就变得懂事了很多。为了更好的参加春运,婆婆从乡下过来照顾乐乐,蔡平所有心思都花在了工作和养胎上。

又因为过春节的缘故,这几天乐乐和公公婆婆一起留在了乡下,蔡平和丈夫分别在利川和巴东上班。想着今后很大一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要放在即将出生的双胞胎上,蔡平便觉得对不起乐乐,特别是乐乐不在身边的日子,心里更不好受了。

元宵节前一天,丈夫文平轮休回到了利川,夫妻俩商量着去乡下把公公婆婆和乐乐一并接到城里来一起过元宵,想到这里蔡平莫名的兴奋起来,眼角有些湿润。

“妈妈!我来接您下班了。”傍晚,丈夫文平带着儿子乐乐突然出现在了进款室门口,惊喜的蔡平开心把乐乐拉到了身前,摸了摸乐乐的头,慈爱的说道:“乐乐乖啊!等妈妈一会。”

18时15分,在和宜昌车务段统计室核对报表无误后,蔡平收拾完东西,又拉着丈夫和儿子在自助售取票机转了一圈后径直走向了停车场,一家“五口”赶着夜色回了家。